在pi day当天终于交了文章!!!最后确认交稿的时候CAPTCHA给出的词竟然是“hope”,很应景!!May force be with me!

周六要到西雅图和最近从休士顿搬过去的KK学长前往奥林匹克国家公园,异常期待~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Advertisements

实验室的一个同事推荐了一chapter,叫“Who is the controller of controlled processes?”。读来非常耳目一新,说的是主观能动其实是一种感觉(feeling),这个感觉可以被操纵导致错觉的出现,也就是说,人可以在某些条件下把本来不是自己做出的行为误认为自己做出(内化外部的行为)。书里还提到幻听,精神分裂症患者幻听明显是大脑内部产生的知觉,但这些患者往往报告幻听好像是外部客体在说话(external voice),这说明大脑在这种病态情况可以把本来是内源的知觉归为外源,跟前面提到的内化错觉正好反过来,甚为有趣。也许近来会花点时间研究一下。

chapter的作者一查原来是非常出名的一个心理学家,Daniel Wegner,在2013年因为ALS去世了。虽然早逝,但他的学术遗产相当丰富,这一生也没有白活。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要好好努力尽量的把每一天都投入到丰富精神世界,能有精神产出的每一天才不是白活。

paper这周就要投出去了,希望能有一个好结果,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修改。

 

如果爱一个人,是要让对方快乐,那对方如果见到我不快乐,这种情况下爱是不是应该离开?可是离开了就没有爱了,还是说离开了把爱封存心里比较好?问题好绕。

1前几天晚上从医院回家,开车路途还是一如既往的给人怨念。在la brea附近遇到红绿灯转黄,以我一贯的尿性就准备冲过去,但这次我突然一转念,停住了。没想到,一个老太太过马路给我挥手致意了一下,感觉是在表扬我黄灯刹车及时。心理还是有点点暖意。

曾经想过,当一个陌生人在我面前做了哪怕是一件很小的好事,比方说开车让道,stop sign停的时间足够久让人没有被催赶的感觉,哪怕是小小一点善意,我都应该回应,都应该给予鼓励,没想到还真的有陌生人这么对我做了,有意思。

2最近厕所读物是十二年轮回,据说是天涯第一高楼。整个故事记录了两个男主从大学相识,到相爱,到面临社会和家庭的压力种种,感觉自己已经是十分幸运了,但也更加感觉到两个男人要幸福生活在一起,真的非常困难。两人的爱情经过了这么多考验,每一次考验都让爱情变得更加的坚不可摧。是不是爱情的加深,只能通过两个人一起经历一些苦难?

对家人和伴侣非常绅士温柔,对外人却气势汹汹具有侵略性,这样的人,可能存在么?(假定人格没有分裂)

对自我的约束,是好的品性里的精华部分。对自己的各方面的掌控越好,人的价值会越高,生活会越幸福。对自我的控制是可以让人感到骄傲的,因为人是一个复杂系统,控制本身需要很多能量和技巧。

昨天我和bob说,我觉得自己有很多时候,很多烦恼来自于不习惯两个人关系的不可控性。搞科学的习惯了可控性,习惯了用理性分析解决问题的套路。然后我说,我要慢慢习惯,要改变自己,毕竟我注意到自己在以往失败的恋爱关系中的行为方式重现。他接过话锋说,“你需要的是relax。不要害怕失去,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样也不是你的”。

当时我没有反应,事后仔细回想起来,还是有点震惊。

震惊的是,道理,还真的是这么一个道理。自诩以理性面对一切,看到了现实,竟然还是那么不能够适应。

师姐的观点也挺有意思:

如果你努力,对方背叛,那是他的损失。如果你努力,他努力,不work out,那就是不合适。听起来轻巧自然的像蛋白质折叠过程。

Be brave.

  1. 在感情里,不计较得失,无私的给予,把最好的一面给对方。如果对方弃之如敝屐,那就认命,愿赌服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就和做科学一样,没有人知道前面的天地是怎样广阔,所有人都是摸黑前行。只有鼓足勇气前行开拓,才能有所收获。
  2. 恋爱关系里的权力平衡:如果你勇敢的给予爱,那其实是不是就拥有了权力?因为只有给予,才能收回。如果没有投入,也就没有收获,也丧失了权力。
  3. 恋爱里没有赢家。
  4. Don’t shoot the messe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