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an 拿到UCSD的艺术史博士录取,真心为他高兴。来LA看望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然后也稍微讨论了艺术史的学科目的。我倒是有一些疑问和想法。

研究艺术品(绘画,建筑,音乐),我们终究是为了能从这些艺术创作去推导作品作者本身所想要表达的信息和思想(agenda)么?如果属实,那我们能够从艺术品所提取出的信息就有个上界(upper bound),我不觉得能够支撑这么多研究者的饭碗哈哈。可能更有意义的,是从艺术品的研究中提取出时代,社会和经济的印记,这些因素可能是创作者自己都有可能意识不到的;这样的信息可能可以从纵观很多同时代的艺术品所看出(比方说,文艺复兴时期的宗教相关画作),这样,艺术品可以说是一个信息量很大的“把柄”(handle),毕竟是人的创作(creation),是人类自发形成的心智输出(intellectual output)。研究者可以管中窥豹,可见当时文化之一斑。创作和对自然的研究,我感觉是很不一样的,前者的触发可以是社会接触,文化事件历史事件,社会经济状况,诸多和人相关的因素,而后者基本是自然本身。

Ivan给我举了个例子,很多宫廷画家并没有自己的agenda,画作反应的是patron的意志和哲学,这也是值得研究的方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