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真是个阴暗的日子。两件事情:文章被拒稿,多年同学的学姐启程去外州做博士后。很想给我妈一个惊喜,可是没能做到,也是挺令自己失望的。

我妈对这个事情的反应是,属蛇的2016年运气不好,今年应该就好过点。(好像也只能这么想这个问题)。

我爸对这个事情的反应是:要不给你打5000刀?然后说了很多明显是心理干预,鼓励的话。

Ryan对这个事情的反应是:告诉我让他气馁的事情(工作机会的等待),然后让我看看vicious这部剧开心下,也看看德米安。让我找准自己的位置,同时肯定我的存在,我和他的交流,对他的意义。

Ivan对这个事情的反应:嬉笑,谈论自己被学校邀请来美国参加面试的事情,岔开话题。继续我们去情感化的不深入的戏谑的交流。当我强行把话题拉回我身上,他的说法是,他想让我开心,说法是我在他心目中已经是很棒的人了。

学姐对这个事情的反应:好像没怎么听到,让我过去她家拿乐谱架,然后让我帮忙打扫卫生,因为她赶飞机快来不及了。期间淡淡的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bob对这个事情的反应:他也被拒稿过,没什么大不了的。视频聊了聊,给了我一个虚拟拥抱。说的不多。但是生硬的尝试说些黄段子想让我分心也是很呆萌。同是沦落天涯的科研人,他的坚定意志还是挺让我佩服:就在昨天晚上他两篇投出去的文章也收到结果,一篇接受一篇拒。曾经多少的苦闷也走过来了。

说实话让我自己安慰自己,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慰。。。可能确实这事情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自己其实感觉倒还好。这几个月等待审稿人意见是消得人憔悴,想象被拒稿也时常能让我很焦虑,可是当这极坏的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反倒又觉得没那么强烈了。就有点像,性高潮的时候如果突然转念想想任何事情,哪怕是“为啥回这么爽”,也能让快感变得忽然不那么强烈,不知道是不是一个道理?

看了很多网友吐槽拒稿经历,吐槽“jerky reviewers”,还扑哧的笑出来。整个事情确实让我觉得有一种很可笑的感觉,脑补出这样的画面:研究者就好像朝贡的使者,把自己国家辛辛苦苦多年的搜集的珍宝呈现给皇帝,被“啪”的打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其实也许情绪到了极端的情况,就有一种闹剧戏剧化的意味在里面。极度的欣喜,极度的悲伤,程度到了极端,都有一种可笑的成分悄然的渗出。任何极度美好,极度丑恶的事情,都能引人发笑,可能连死也有黑色幽默的成分在。情感不能被理智驾驭罢了。

但我又尝试想看看能不能从男子气概去淡化拒稿的气馁,鼓励自己接受挑战,不要想男孩一样唉声叹气,而应该和男人一样坚韧不拔。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好像又是一种伪理智:克服情绪的尝试是在利用理智的力量,可是却得借助一个本身没有根据的想法,即男子气概。有点自相矛盾。

好像这个比较管用:如果理智能战胜气馁的情绪,本身即是胜利。还没想好怎么去证明这个方法的优越性,也没有想好怎样更深刻的从这个方向去理解失败。

德米安我今天看到他偷听管风琴师奏巴赫曲子的章节。

其实我最难过的不是自己的科研前途可能因此受到很大的挫折,我仔细想想,是我妈早上被我电话吵醒,她满怀期待的双眼在得知这个困扰我们好几个月的事情糟糕的结果时忽然暗淡下来。这个样子很糟糕。我觉得我可以在自己心里有很高的期望,但我不应该让她也和我一样傻乎乎的对这个恶毒的世界抱有这么高的期望。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

  1. 科学家看问题总是这么深刻!😄 不过,窃以为对科学家来讲,发文章只是方法不是目的(虽然有唱高调的嫌疑😂),与其纠结于被拒的负面情绪浪费时间,不如一头扎进实验室,想尽办法把该做的问题做的更好,有些事情要想的简单一点,不然会挤占你做科研的精力,那不是舍本逐末了吗。而且精算一下,你比别人多了负样本,有助于防止训练过拟合,你赚了😉。。。做母亲的怎么会在乎你是不是发了顶级期刊呢,她的眼神不会因为你的文章被拒而暗淡,但会因为宝贝儿子伤心而难过,你振作她就好,就这么简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