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给我发了这么一个故事,摘抄如下:

王子猷居山阴。夜大雪,眠觉,开室命酌酒,四望皎然;因起彷徨,咏左思《招隐》诗,忽忆戴安道。时戴在剡,即便夜乘小船就之,经宿方至,造门不前而返。人问其故,王曰:“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我想尝试理解王徽之的心理。古人的闷骚还是值得探究一下的~有很多事情想和朋友吐露,但是话到嘴边又不想说了,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可能深知人的问题解决或者不能解决都在自身。
对王徽之而言,戴安道可能是一个符号,甚至说可以是一个启发,一个工具?兴尽了就不需要见面?可我不想把我的好友当成一个符号。虽然人与人交流,刻意的东西很多,也会有互相微弱的工具化对方的倾向。我觉得交流本身可能就带有利用,工具化的意味。我们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对信息接收方产生的影响有多大,如果忽然说出来,就有利用对方注意力的可能性。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对方听,而这些事情除非有接受者的参与,否则是不是也算是浪费对方时间的行为?想到这,我觉得我也能这么理解王徽之的做法:想念一下就够了,真的登门拜访还要对方麻烦。这才是真正的了解和尊重挚友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