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最近在亲爱的ryan弟弟的强烈推荐督促下开始看德米安。目前进展良好,虽然读中文版不太顺口。德语应该是很难翻译成中文的吧!总之不太好读,但有人督促还是好好读下去吧!接下来应该会摘抄些句子谢谢感想总结一下。中文版很多奇怪的表达,我感觉看完之后中文表达水平应该不会提高=。=。可弟弟说,这已经算是最出名的德翻中译者的翻译的版本。也是,从粗略学过点的德语,我都能感受到德语所承载的思维方式和中文之不同。比方说动词拆两半,有时候后半离前半可以隔个十几个单词。是不是应该重新开始学习德语呢?

2.说到语言承载思想,昨天和ryan不知道怎么就谈起了维特根斯坦。今天休士顿的那个刚认识不久的学长找我聊天,也触及到这个话题。他phd的工作是数理逻辑,甚是佩服。今天他发了一个挺有趣的slide截图表达了一个观点:现在机器学习更加倾向“学习”,淡化“知识”的表达,深度网络的出现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深度网络可以近似几乎任何函数,但是人们对网络里元件所“代表”的“知识”知道的很少。而人工智能在机器学习黑科技盛行之前,走的是更加注重“知识”的合成与表达而不重视“学习”这个功能。他说读博士的时候,选方向倾向于后者,因为他对认知和学习的哲学方面更感兴趣,因此比较关心知识结构怎样可以被代表?后来提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认知,学习可不可以独立于语言存在?

每次和不同的人聊天,得到一个很深的感受就是,自己懂的东西实在太少,但我很渴望能够知道他们所知道的东西。但我觉得接下来的任务,很关键的一个任务是,选择一个和理解认知,理解意识相关的方向,但这个方向又有比较深刻的数学工具可供使用,总之就是不要盲目埋头挖数据,是时候做一些反思了。感觉这个学长的方向有盼头~

3.敏感而直觉导向的人是不是更难进入一段恋爱关系?敏感的人,往往对自身的缺点了解的很深刻,对自身的不完美了如指掌。那让如此不完美的自己爱上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奇怪?常说爱要把最好的自己和自己的最好给对方,可是自己很不完美,怎么给对方?不知道那些有非常深刻的想法的伟大人物是不是也有同样的concern~所以这些人往往爱情方面不顺?

4.新年认识了bob,一个同龄人,可citation已经300+。长得浓眉大眼的,很搞笑的是眉毛很像蜡笔小新,笑起来两边眉毛就连在一起啦。看他的每张照片都是穿着有领子的衣服,衬衣,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有意思。人的衣装有时候还真的挺能反应一个人的性格,或者至少反映这个人在这个时期的状态。他朋友圈里,每张照片都绽放着放肆的笑容,感染力很强,不管和什么人。可是又听他说虽然很多social,但都是为了混学术界迫不得已的,“人不能不有城府”;这里面隐隐有一个有趣的矛盾。

5.L同学让我赶紧和他一起想个项目以便他男人可以来鄙校实习,在我麾下帮我干活。他提到明天准备和我老板套个近乎,问我可不可以提到我的名字,“因为我们关系很好”。这之于他可是及其罕见的说法~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