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曼年轻的时候写音乐评论会用不同的化名代表不同的观点,甚至写曲子的时候也偶尔会标明是哪个“自我”写成此作。Florestan代表的是热情洋溢,急躁的舒曼,而Eusebius则是被动内向消沉的舒曼,听着他写的作品确实能感受到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虽然我更喜欢柔情被动的舒曼,“儿时情景”算是这个舒曼的代表作吧。有时候啊,真的挺羡慕人格分裂的人,可以用不同的人格看世界想问题,岂不是很有意思!艺术家能创作出绝世佳作,估计和这个突破一重人格突破人的思维惯性的能力有关。Hildegard Von Bingen,著名的神学家音乐家植物学家还有各种家,中世纪的某女强人,详细记载过她的神秘通灵体验,我感觉有点精神分裂的意味,不管是营养缺乏导致还是药物(植物学家掌握这么多知识也不是吃素的,神农估计也发现了自嗨的方法-。-),可能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当然,人格分裂的结果往往是分裂后的人格(们)观点非常迥异 (如果观点相似和谐相处就不分裂了),搞不好思维在脑子里打架什么结论都产生不了也是很累。人的观点思维往往都是协调一致的,形成了系统,这里面一定有神经的机制保护这个协调性,否则人老给自己抬杠没法收敛到一个解决方案,生存都困难。不同人的思维柔韧性程度不同,承受自己看法观点被驳斥的程度也不同。这协调性也使得人很难改变自己的观点,因为这简直就是和进化得来的神经机制作斗争!自己都很难改变,那别人尝试改变你,也很难,你尝试改变别人,也同等的难。

另外,我觉得我应该经常写写文字。现在写起来表达方式都很生硬,可能慢慢写着写着就逐渐变好了。慢慢多写,我的大脑说不定就产生某种机制保证我以后写下去;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